健龙门户网站 > 社会 > 心上人煎药我吃半年却不见好,遇见神医才知:药里有毒(下)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心上人煎药我吃半年却不见好,遇见神医才知:药里有毒(下)

发布于: 2019-11-01 21:45:00

我的爱人熬了半年的药,但效果不好。只有当我遇到神奇的医生时,我才知道这种药是有毒的(第一部分)

女王葬礼的那天晚上,霍昕-陈留在中华会馆外。

大厅里传来了禧年庆典持续不断的剧烈咳嗽声。他皱起眉头,好像她的声音和痛苦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

禧年不召唤任何人,他也没有资格再陪她。风很冷,但他总是关心寺庙里人们的健康,没有感到任何寒冷。

他还记得自己在怀宫的时候,女仆带他去水榭给她泡茶,他让她被毒药缠住,不得不作为人质进入怀宫。

当时他没有任何情绪。他只是认为这是一项普通的任务。陛下要求他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殊不知,在未来中华会馆的许多日子里,这个被他残酷对待的小女孩渐渐走进了他的内心,成为了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她迷人又不友善,喜怒无常又直言不讳。作为一位杰出的君主,她看透了一切,但只能选择承受所有的痛苦。

然而,他只是动荡的权力游戏中的一枚棋子,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更不用说改变对方的困境了。在他制定计划之前,他只能让她更多地了解自己的情况并了解原因。她是王怀的女儿,也许她真的能成功离开这里。

霍昕·沈正在考虑这件事,却发现在欢庆禧年时咳嗽停了下来。他的心隐隐有些不安。他低声呼唤君主,但没有人回答。

他迅速闯进房子,冲到她的沙发上。他发现她的脸是一片蓝白色的,她的眼睛闭着,嘴唇溅了血。

一瞬间,无限的恐慌在他心中蔓延开来,他颤声说道:“庆祝禧年?”像往常一样,他想接她去房子后面的药池。她的手臂松弛地垂下,只留下一丝气息。

但是当他跑到后厅时,他发现游泳池空了,一滴药也没有。

霍昕惊呆了,不知所措,但他看到帝国官员报告说,皇帝下令关闭药库几天。

他忽然明白,王怀的骑兵已经在淮市重组,过几天他们就可以攻向都城了。皇帝想庆祝登基50周年君主的逝世!

他急忙命令人们去叫御医,但皇帝官员们摇摇头,说皇帝不允许御医再来。

霍昕的心突然一沉。怀里的女孩这时醒了。他转身把她抱回沙发上。他看到她神情恍惚,似乎没有精神。

他正要问她还有什么问题,但她抬起迷蒙的眼睛问道:“霍昕-沈,我告诉你现在就跟我私奔,你愿意吗?”

清溪蛊毒已经进入大脑,神志不清,突然以为是她咬自己手腕的那一天。这时,她的眼睛是热切的,她模糊的眼睛像一颗沉重的星星一样看着他,希望他能给她她所希望的答案。

霍昕的眼睛变红了,悲伤地看着她。他伸出手抚摸她的小鬓角。他哽咽着说,“我想庆祝周年快乐。”

充满爱终究无法隐藏,此时一切都展现在她面前,不管他皇权动荡,身份有什么悬殊,他爱她,最想的就是留在她身边。

朱比利似乎很满意,微微扬起嘴,但是笑容很快就凝固了,她又陷入了沉睡。

寺庙外传来一声嘈杂的叫喊:“王怀已经进入首都。快点护送君主出去!”

霍昕沉重地看着她,急忙扛着她跑向寺庙的后门,但很快有人追上了她。他加快脚步,一路跑到宫门把她送出去。

庆禧来到首都快一年了,霍昕沉也渐渐明白了,王怀并不在乎他的女儿,外界传言王怀对他独生女的爱是假的,是诱饵,让皇帝误以为他不会因为庆禧在宫中轻举妄动。女儿和王位,显然后者对他更重要。

但在这个紧要关头,皇帝仍然把她当作讨价还价的筹码,还梦想着和怀王谈判。

更多的帝国卫兵聚集在他身后。他把无意识的禧年蒙在鼓里,起身与人民战斗。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喊:“停下!”

他转过身,看到一个凌乱的李晴公主,她脖子上戴着一个锋利的金发夹!

他太害怕了,当他分心时,他被撞开了门。拉奥的技术非常出色,仍然无法抵挡咄咄逼人的人群。他身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伤口,但他终于没有力气反击,慢慢倒下了。

这时清Xi突然醒了,脸色苍白,尖叫一声看着他:“霍昕·沈!”她突然大哭起来,摔倒在雪地上。“霍昕沈,不要离开我!”

他心烦意乱,在最后一刻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能做些什么来庆祝五十周年?

他担心她的安全,但他也明白在目前的情况下他有很大的责任。事实上,这样死去更好,没有必要内疚地吞噬他。

当王怀大军在皇城被杀时,他当然看到懦弱的皇帝抱着禧年的君主在墙上挣扎。

王怀看上去冷漠无动于衷。他的脸,像萧皇帝的一样,嘲笑着看着这个国家的君主的尴尬。皇帝猛烈抨击他的背信弃义,但看到他的脸骄傲地慢慢说:“兄弟,亲戚是敌人,情人是被杀的。这不是王室吗?”

他清楚地记得,他的兄弟利用皇权攫取爱情,并娶了他作为女王所爱的女人。但是在短短的几年里,爱美的皇帝有了无数的妃子,完全冷落了皇后,最后让一个国家的皇后突然毫无预兆地死去!这种人,这不值得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皇帝看起来很绝望,但他仍然大声喊道,“你的女儿在我手里。你想跨过她的身体进入皇城吗?”

王怀笑着自豪地挥手。他身后一个骑马的漂亮女孩慢慢解开面纱。她的脸和城墙上的禧年一模一样。

怀王高说:“很久以前我把女儿藏在别的地方,现在她就在我身后。她和我一起成为皇城的公主。宫中欢庆禧年的君主只是我家里的一个死人,一具双重庆祝禧年的尸体!”

“是的,”她的脸色苍白,在墙上喃喃道,“我和禧年君主的脸相似,一直被怀王捡回屋里,切骨头容易让,成为她的样子,为她挡下一切邪恶……”她很难过,刚才霍昕沉下去的样子反复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浑身颤抖,嘴唇苍白,话语也说不敏捷。

墙上所有的人都害怕丢脸。他们认为这个禧年是最后的生命线。然而,王怀一直保持警惕,把假货送到了皇宫。

皇帝上气不接下气,猛烈地推着禧年。墙上的巨石很硬,伤了她的腰。她的脚滑了一下,身体突然倒下,直接从墙上掉了下来!

她已经成了一个无用的工具。没人关心她的生死。她只觉得世界上飘起了雪花和尘土。她没有体重,也没有退路。

在远处,怀王杀死了所有的皇室成员。最后,他用剑抵住皇帝的心,低声说:“我忘了告诉我哥哥Xi·菲生了一个女儿。你遇到的那个人就是你推下墙的那个人。”

Xi飞的小公主出生在北京郊区时,被王怀偷偷带走了。王怀想利用皇帝的弱点之一,但后来她变得越来越像她的表妹清溪公主,被王怀培养成清溪的傀儡,身体加倍。一个国家的公主一生都在遭受折磨,她的死令人极为悲痛。

皇帝没有时间闭上眼睛,感到震惊。他被剑砍头了。他的眼睛仍然远离城墙。所有的遗憾和愤怒都随着生活消失了。

禧年只觉得天地在恍惚间寂静而洁白。士兵们的喊叫和杀戮逐渐消失,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当大雪席卷首都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靠近。他看起来悲伤和哀叹,慢慢地抱起她奄奄一息的身体。

是赵周流下了悲伤的眼泪。“叔叔迟到了,我们回家吧。”

霍陈欣醒来时,外面的情况已经改变了。王怀成功篡夺了王位。许多人死于宫廷变革。他的生命还活着。他被他的朋友们救了出来,他们也是保安,并把他带离了首都。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首先询问的是禧年的下落,但那天他听到朋友们悲伤的声音,诉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当禧年的假君主摔倒在城墙上,鲜血浸透了绿色的石头路,怎么可能有出路呢?

霍·陈欣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血淋淋的伤口,每一次呼吸都严重伤害了他。清溪去世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地打击着他,让他绝望得窒息。

他也受了重伤。此刻,他没有求生的欲望。他的朋友们为救他的命付出了很多努力。他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完全康复。

身体恢复了,但霍昕心脏的伤口用了十年时间才年复一年慢慢愈合。

他已经一岁了,孩子生病了。他听说南疆山林医生谷有一位女医生,她医术高超。然而,奇怪的是她的脸会永远留在那里,直到她变老她才会死去。

一些去过神医谷的人说,这位女神医长得像清朝的清Xi公主。当霍昕·沈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心在缓慢的恍惚中跳动了一会儿。第二天,他带着他的孩子一路来到南疆。

当赵周看到霍昕沉没时,他脸上没有责备,只有平静。他带霍昕-沈去参加周年庆典。他痛苦地说:“在那些日子里,她有很多毒药,不仅仅是皇帝送来的。事实上,王怀年轻的时候就被给予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来为她的女儿寻找测试药物的人。大量毒素堆积起来,这种不老不死的奇怪疾病就产生了。”

小谢的珠帘突然被拉开了。他一转身,就看见了十年前的老朋友和他身边的孩子们。她突然愣住了,久久地看着他,无法说话。她的眼睛像秋天的水,看着她从未谋面的十年。

霍昕停下来,屏住呼吸,凝视着面前的人,仿佛她会在下一刻消失。悲伤和快乐像梦一样缠绕在一起,他不想醒来。熟悉的眉眼就在他面前,就像在中华寺一样,他也那么急切地看着她。

赵周退后,点了茶。孩子觉得气氛不正常,悄悄地拽了拽他的袖子,问道:“爸爸认识这个姐姐吗?”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朱比利对着孩子微笑,温柔地说:“是的,但是我已经很久没见他了。”她转过身来看着他,说,“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霍昕凹陷的眼睛里的光逐渐消失了。过了很久,他静静地看着她,苦笑着。“是的。”他这样对她,她仍然有怨恨,这很对。

茶的香气袅袅上升,朱比利欣喜若狂地看着茶杯里漂浮的绿茶。我的眼里看不到悲伤和快乐。张清城的灿烂面容和十年前完全一样,一点也没有变。

她只听到霍昕-沈似乎在说些什么,但她的思绪突然飘到许多年前的那个宁静的夜晚。霍昕-沈读过的书中有一段是什么?

顺便说一句,好像是“庙前欢”。

“为了庆祝禧年,我有一句话藏在心里很多年了。它既不会被遗忘,也不会被遗忘。这总是痛苦的。”

——月笼沙,十年愁付琵琶。

“现在想想,我能告诉你吗?”

——相思懒于看荀画,人在天涯。

“这似乎不可能。”

——春豆教练花,爱送鸳鸯,甜凉茶端架。

“多说无益。庆祝五十周年。一步错了,另一步错了。自从我们相遇以来,我们就错了。”

-古老的观光亭,孟晓纱窗。

她一句话也没说,也不知道霍陈欣什么时候离开的,只记得那天晚上天黑到了极致,直到夜幕降临,她才慢慢起身,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裙子。

许多年前,我似乎已经理清了这个女孩心中所有的想法。

她现在只是一个不会死也不敢做梦的怪物。

当霍昕·沈离开神医谷时,他只是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

禧年的齿痕仍然留在他的手腕上,好像她嘴唇上的温度一直让他热到现在。霍昕慢慢低下头,用他持久而深沉的爱仔细地吻了吻这个标记。

他单身多年,还没有结婚。这个孩子只是朋友的孩子。他从小就和他很亲近,被称为他的父亲。在他来这里之前,他实际上病得很重。他千里迢迢来到南疆看医生,但却再次见到了她。

但是再见到你有什么用?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是我们之间的距离。

当初的角人郡主,当初的神殿守卫,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再有迹可循。(作品名称:寺庙前没有欢乐),李李文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